突击西藏网 > 科技

高原上有一群科研“牦牛”

张蕴 发布时间:2018-06-08 13:59:00来源: 科技日报

6月6日上午8时,90岁高龄的杨永昌像往常一样提前来到办公室,头一件事,就是认真擦洗放大镜,然后对准植物标本,开始他新一天的工作。

杨永昌长期从事青藏高原植物区系分类、系统演化和植物资源开发利用的研究,为了获取科研一手资料,多次深入野外考察,采集了大量植物标本和实验材料。

身为北京人的杨永昌,并没有选择回京或“彻底退休”,而是对工作做了最长情的告白,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牦牛精神”,感召着后辈学生。

在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以下简称西北高原所)的照壁上,刻着这样一段话:“忍处恶劣的条件,啃食低矮的青草,提供浓郁的乳汁,充当高原的船舶,不畏艰苦,忍辱负重,不计报酬,但求贡献。这种牦牛精神正是我们科技工作者的追求……”这就是“牦牛精神”。这段话出自该所第三任所长、我国著名兽类学家和动物生态学家、兽类生态学和啮齿动物生态学的主要开创者与奠基人——夏武平。

夏武平在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接受国家任务,开始进行鼠疫防治研究工作,成为中科院首位涉足动物流行病研究领域的推动者。1966年,夏武平作为杰出人才调到西北高原所,开始了高原生物学研究。在上世纪70年代,他就提出并组建了我国首个野外定位观测实验站——海北高寒草甸生态系统定位站。

今年5月,适逢夏先生诞辰100周年,高原上的科技工作者们缅怀前辈、再忆“牦牛精神”……

据现任西北高原所所长张怀刚介绍,从1962年到1975年,西北高原所先后多次组织多学科联合考察队伍,深入青海、甘南、川西、西藏以及新疆等地科考,摸清了青藏高原生态系统的地理分布规律和结构。

“大家爬冰卧雪、幕天席地,足迹遍布青藏高原山川湖泊。没有车马,一头头健硕的牦牛驮着野外考察装备通往山涧雪原的科考路……”张怀刚说,青藏高原条件相对艰苦,科研人员待遇相对低,医疗条件、教育条件及生活条件略差,但科研人员克服了高原缺氧气候干燥等诸多不利因素,扎根在这片土地,不断进取,开拓创新。

“牦牛精神”至今已提出逾30年,有人会说,时代在变,老一辈思想早已过时。实际上,新的起点赋予青年一代新的历史使命,“牦牛精神”正引领无数青年科研人员扎根高原。

中国科学院“A类百人计划”入选者、青海省“高端创新人才千人计划”领军人才……35岁的杨其恩身上有不少光环。2010年,完成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博士后研究的杨其恩,毅然来到青藏高原。像杨其恩这样的青年才俊,来此扎根高原生物研究的不乏其人。

“高原生物研究事业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就,除了国家政策鼎力支持,还有‘牦牛精神’引领一批批人才长期坚持在高原奋斗。老一辈创造精神,年轻人不断传承,这就是奉献精神的精髓所在。”张怀刚说,“建所以来,一代代科研人员学成毕业后选择来到西北高原所工作,其中大多数为外地人。”时代需要奉献精神,在张怀刚看来,“牦牛精神”就是西北高原所的精神动力。

专家点评

“牦牛精神”是科学精神在高原艰苦地区科研人员身上发展出的特别版本,不仅坚持求真求实、上下求索,还要长期对抗生活条件、物质条件薄弱带来的诸多不利因素。

诚然,社会进步依赖技术的更新,但精神也是人类向前的不竭动力。老一代科研人身上的精神,具有强大的行动感召力和思想穿透力,行为示范,这种力量可以召唤更多有追求的人开拓进取;穿越时光,他们可为后世之师。

这些身处高原极地的科研工作者用行动告诉我们,无论什么年代,无论什么时期,无论什么地方,无论什么岗位,都需要有这样一种精神,达到这样一种境界。(点评人: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所长 赵新全)

(责编: 央卓)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突击西藏网”或“突击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突击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野牦牛:被忽视的荒野“符号”

    7300年前,因为对一种野生动物成功进行了驯化,这才使人类后来永久性征服青藏高原成为了可能,它就是威武又神秘的野牦牛。驯化牦牛种群的扩大对当地人类社会的稳定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可也正是随着人类规模和农业生产的扩...[详细]
  • 从青藏高原冰芯中找寻火的踪迹 研究显示近年喜马拉雅沿线春季森林火灾增加

    W020180228549419354950.jpg
    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的一项研究,从冰里“看”到了火的记录。5月11日,中科院青藏所助理研究员游超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根据冰芯里检测到的左旋葡聚糖含量变化,发现1990年以来,亚热带亚洲地区生物质燃烧呈增强趋...[详细]
  • 藏族人群高原适应机制有新说

    QQ截图20180327111709.jpg
    10年前西方学者研究发现,高海拔藏族人群与低海拔人群相比,血液一氧化氮水平高出10倍以上。因此医学界一直认为,一氧化氮升高是藏族人群特有的高原适应生理特征。果真是这样吗?我国比较基因组学研究人员的一项最新成果澄清了这...[详细]
  • 青藏科考将登顶珠峰并首次取回雪冰样品

    e4d00077fd542ecf995.jpg
    “开完会,就要开始跨越珠峰专题科考工作了。”行色匆匆的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长姚檀栋委员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去年,国家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正式启动。如果说上世纪70年代开展的第一次青藏科考是一次科学大发现,那么时隔...[详细]